珞珈講壇

Luojia Forum

2017年

首 頁 > 2017年 > 正文

信廣來: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儒學的哲學研究如何可能

2017-10-23 11:07

珞珈講壇第161

間:2017年1月5日(周四)下午15:00

點:新圖書館二樓報告廳

主講人:信廣來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哲學係教授

題: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儒學的哲學研究如何可能

主講人介紹:

信廣來,生於香港。1986年於美國史丹福大學博士畢業後,信廣來教授受聘於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哲學係;2004年獲聘為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哲學與東亞研究教授,兼任該校副校長以及士嘉堡分校校長,成為該校有史以來首位華裔校長;2007年回港加入香港中文大學,專研中國哲學,尤其是儒學研究,任該校哲學講座教授以及冼為堅中國文化講座教授,並同時擔任新亞書院院長;2014年重返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任教。信廣來教授出版有《孟子與早期中國思想》等儒家倫理學專著,發表有《中國思想的哲學研究》、《儒家思想中的純潔和與沉靜(英文)》、《<論語>中的仁與禮》等多篇學術論文。

7B02C

信廣來: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

——儒學的哲學研究如何可能


信廣來教授的講座圍繞“中國是否有哲學?(Is there philosophy in China)”或“是否存在中國哲學(Is there such a thing as Chinese philosophy)”這個近代以來長期聚訟不已的問題展開。在信教授看來,我們如何回答這一問題實際上並不重要。信教授首先回顧了胡適、馮友蘭、勞思光與唐君毅四位中國20世紀哲學史家對“哲學”的定義。在信教授看來,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這兩大張力已經出現在四位前輩學者的論述中。事實上,我們對於中國傳統思想的研究有著三大目標:第一、古今貫通,使傳統思想研究與現代相聯結;第二、中西會通,使中國思想參與西方哲學討論並成為世界哲學的一個組成部分;第三、於曆史與文化的語境中如其所是地還原與展現中國傳統思想。但是,在達成這些目標的過程中明顯存在以上兩種張力:首先,我們在傳統思想的研究過程中,一方麵要充分還原其本來麵目,另一方麵要深入挖掘並闡述其現代價值,二者之間實難兩全;其次,如若要將中國傳統思想與西方哲學體係發生關聯,則無法忠實還原傳統思想的原貌。這正是我們所應當關注的重點所在。

信教授認為,我們不要直接對“中國是否有哲學”進行回應,原因有二:首先,這一問題關乎我們如何理解“哲學”這一語彙。而從這一路向出發,則會使得問題本身淪為一個關於“哲學”定義的術語學的問題,但這並非我們所關注的重點也絕非我們的本意。如果我們能夠完成上述三個目標,“中國哲學是否存在”或“中國是否有哲學”這一問題的答案實際上就無關緊要了;其次,如果我們想直接為這一問題提供答案,則會陷入將中西思想中的概念進行牽強比附的泥淖,而這一傾向在當前學界的研究中比比皆是,如研究如下的問題:墨子是否是密爾(John Stuart Mill)一般的功利主義者?孔子思想與亞裏士多德、康德思想中的諸多概念是否存在差異等,卻沒有人反過來問“密爾的功利主義是否是墨家思想”之類的問題。這種現象被信教授稱之為“令人困惑的不對稱性”(Perplexing Asymmetry)。信教授指出,唐君毅先生早就已經洞察到這一傾向的問題所在。因此,我們應當盡量避免用西方哲學的框架和概念來嵌套中國思想中的概念,如果我們強行使用這種方式,則會造成我們喪失對自身傳統遺產的正確認識,乃致以西方思想為標準而輕視自身傳統遺產。

隨後,信教授介紹了如何展開“儒學思想的哲學研究”的方法。他認為,儒學思想中所具有的深刻洞見,具有跨文化和跨時空的特征,這就使得我們在以古今貫通、中西交彙為目標的儒學思想研究中能夠取得豐碩成果,但這些深刻洞見植根於身處當今社會的我們所不了解的文化傳統中,這就要求我們要如其所是地對其進行還原和考察。而在此研究過程中,要始終避免以我們今日所熟知的範疇框架比附傳統概念,與在中西交流的過程中以西學範疇嵌套中國思想範疇的誤區。為此,在儒學研究中若要試圖避免這些誤區,可從以下步驟出發:

第一、以把握典籍中的思想為目標的文本分析,亦即對經典加以文獻學與類似訓詁、考據等方法的研究;第二、理解儒家先賢文本思想中與其生命體驗相關的思想,並將這些思想同我們與先賢生命經曆相契合的部分聯係起來,如唐君毅先生所言“體證”、“實踐”,朱子所言“切己體認”等功夫即是。這一步驟旨在為我們引申出先賢思想中的智慧洞見。以上兩個步驟保證了我們能夠理解儒學思想的原初意義,並發掘其獨特內涵;第三、在今日哲學話語體係中對這些洞見予以反思重構,這一步驟是建立在萃取文本分析與引申闡釋所得出的成果基礎之上的。接著,信廣來教授以“義”、“怒”、“命”等儒家傳統經典語辭的研究為例,對文本分析、引申闡述以及哲學建構如何應用於儒家思想研究予以詳細說明。

最後,信教授總結道:我們不應試圖將儒家思想強行嵌套進入西方哲學的範疇框架與體係中進行研究,這樣無異於削足適履。而文本解讀、引申闡述以及哲學建構這三個步驟能夠為彌合傳統與現代之間的張力提供有效的解決路徑:在將我們的前見控製在最低限度的前提下,對文本進行解讀、還原,然後,在忠實於思想原貌的前提下,將古聖賢的思想中與我們當下生命經驗相契合的內容予以引申詮釋,最後在這兩者基礎上進行哲學的建構,這一過程將成為避免以今視昔而扭曲傳統思想的問題的重要路徑;而在解決中國與西方的張力方麵,我們應從對關鍵概念的分析、對經典文獻的細致研究以及將先賢思想定位於他們的生命體驗與曆史背景入手。而具體研究進程的製定,也應當取決於中國思想者所關切的重點本身,而非將西方哲學進程強加於其上;在傳統智慧洞見的表達方麵,要通過日常、平實的語言而非套用西方哲學思想的範疇與框架。因此,“中國是否有哲學”或“中國哲學是否存在”這一問題的答案便已無關宏旨。作為當代學人,我們期待在未來的儒學思想研究中能夠扭轉將西方哲學進程與概念框架作為標準衡量中國傳統思想的尺度的傾向,使先賢思想中極具特色的智慧與洞見擺脫西方哲學語彙的羈鎖而得到清晰明確的表達。如唐君毅先生所言,我們應當以自信自守、自尊自重的態度對待自身傳統文化,堅信中國傳統的靈根自植。


聯係我們

地址:万搏manbext体育官网

電話:027-87882011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21 manbext网站 . All rights reserved.

Baidu
map